在時尚裡看到生活,從生活累積文化

「目前時尚與世界正處於危機之中,在我看來正是時尚產業再啟新頁的大好機會」前任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,時裝學院院長Linda Loppa在《讀衣》專書裡的序言這麼說。在過去的一年裡,我們無法出國旅遊,反而更有時間探索這塊孕育我們生長的土地和文化。《讀衣》在今年來到了第五屆,是一個收束與定調的時刻。文化的力量無遠弗屆,是眾所皆知的軟實力,那麼什麼最能代表文化的傳承呢?答案正是語言和文字;它們是最輕量的文化裝備,它們濃縮在每一個說中文和寫中文的讀者血液裡,它們紀錄日常生活,寫下歷史。董陽孜老師的書法作品,一筆一劃背後代表的正是中華文化長遠深厚的歷史,《讀衣》這個平台,是年輕世代與歷史文化相互激盪而成,也是文字藝術與時尚產業的完美跨界。這是每個人與自己的土地、文化重建連結的時刻,也是心態內在不斷適應變化和更新的時刻;更「新」後而能更「心」,是《讀衣》的初衷。

 

從全世界時尚圈的角度來看,這一年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Saint Laurent,巴黎時尚圈的驕傲,在去年宣布退出巴黎時裝週;它要用自己的時間表,向媒體和消費者展示全新系列。同樣做法的還有Gucci,不但將男女時裝合併發表,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更表示今後推出的系列都是「無季節性的Seasonless」。要知道對於所有愛好時尚的人來說,當季新品永遠是最吸引人的,Alessandro Michele這個舉動,簡直是顛覆了所有買手和消費者對於時尚的基本認知。其他還有Bottega Veneta關掉了所有社交媒體的帳號,Balenciaga直接推出可以線上互動的遊戲「Afterworld: The Age of Tomorrow 後世:明日世界」來作為新系列的介紹。這些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全新方式,成為了疫情對時裝界最來的最大影響。

 

當大環境變得越來越焦躁嚴峻,時尚文化裡獨特的幽默感,也許將成為生活中的一大調劑。世界很大,世界也可以很小;完全取決於你用什麼角度來看。時尚的「至小」就是個人的穿著打扮;每一個單品都是個人選擇。你可以選擇嚴肅的黑色度過今日,也可以穿上一件印著愛心的T恤,相信明天會更好。「至大」來看,時尚則為社會文化的分類項目,它所涉及的是創意跟商業,是龐大供應鏈的社會演進史。時裝是生活的一部分,而文化本就來自於生活的累積;從文化裡得到時裝靈感,再藉由時裝推展文化;從而達到「用自己的文化,敘述自己的時尚」。

Tags

#馮亞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