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訪COMME des GARÇONS的新歡:俄羅斯設計師Gosha Rubchinskiy

 

(2014年)即將邁入30歲的Gosha,長期都在自己的家鄉莫斯科居住和工作,但他覺得在聖彼得堡進行訪談會比較有趣,他向時尚記者Charlie Porter介紹道:「這裡主要是地下文化。」Gosha十分喜歡這裡的夏天,太陽不會下山,所有的店都會開著。他說:「如果可以的話,我希望我每個夏天都呆在這裡。」Charlie Porter在部落格裡寫道:「Gosha不喜歡只單做一件事的感覺。(致使Gosha開著他的Mini,與Charlie Porter邊遊聖彼得堡邊進行訪談。)」

Gosha浮誇的設計讓他的單品變的有趣很多。每個精簡的系列,都有寫著品牌名稱和標語的T-shirt和運動衫,即便是運動系列也使用鮮艷的顏色和像肩上的拉鍊的奇特設計細節。有些設計,像假兩件的連身褲或一些女裝的針織品,是用來激發男裝的靈感創意;而有時剪裁緊身,像上身有點短版或合身,猶如他想為了穿著的人帶點詭異的感覺一樣。

每一季他都會設計全新的系列,到了下一季,或許會從滑板跳到80年代後的紐約嘻哈。「我喜歡把東西混在一起」Gosha說道。他在2008年創立了同名品牌,但直到2012年,COMME des GARÇONS的總裁Adrian Joffe開始幫他生產衣服後,品牌才開始趨向穩定,現在在世界各地共有28個零售商,包括俱有影響力的網路商店,像是Tres Bien和Opening Ceremony。但重要的是說,Gosha對於精品領域並沒有興趣,其男裝系列零售價幾乎都低於100英鎊,他的設計就是會帶著平易近人、深不可測、休閒又俱有挑戰性..等特性存在。

儘管Gosha的名聲在時尚圈逐漸上升,但(當時)依舊難以找到關於他的資訊。他的作品透露著自身的品格教養,也反映了當時蘇聯的隔離政策。他的年紀恰巧目睹了國家變化,他說:「我還清楚記得1991年,戈巴契夫(Mikhail Gorbachev)辭去總統位子、蘇聯瓦解和葉爾欽(Boris Yeltsin)成了俄羅斯總統。街上充斥著革命,他們在市中心抗議戰鬥,但電視卻一直在播柴可夫斯基的天鵝湖。」這年,也是他進入學校的第一年,他成了第一波俄羅斯青年經歷消費主義的世代,他表示:「我的父母開始出國,所以我們也開始擁有西方的”產品”,像是運動衫、口香糖(很酷的玩意兒)。小孩在學校都會交換一些東西,像電腦遊戲、SEGA。這些都很好玩,我很享受這段時光。」這也使得西方文化融入俄羅斯的過程成了他設計中的一個重要特點。

然而這樣的人生變化,新的自由不是那麼容易去適應。「當時大家都失業,我還記得我父母試著出外工作和去外賺更多錢。那時生活很艱難,可精神食糧依舊令人難忘,像是第一本雜誌和第一個晚上給青少年看得的電視節目。」

從藝術學校畢業後,他開始邁向了莫斯科時裝圈。「我喜歡雜誌、喜歡時裝,我想參與其中。所以我開始做造型師、化妝師和髮型師的工作。(Gosha補充,他現在很少做美髮了,除非是他比較特別的朋友。)但莫斯科人的品味感覺都很瘋狂、很少女的感覺,不是我喜歡的那種。」在2007年,一家新的夜店叫做Solyanka,瞬間為莫斯科的地下文化開啓了新的大門並賦予它新的身分。「在這家店之前,夜店只是給有錢人炫耀的地方,但在這兒,年輕人穿著運動服混搭著二手衣物,像是運動衫和重金屬T-shirt,然後我就想,就是這個!這就是新的俄羅斯!」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3LqZADqxpvs

2008年,受啟發的Gosha在體育場首度發表他的同名品牌(2009 S/S,影片如上),「一切都很好,很有張力,但我們不知道該如何銷售這些衣服,這場秀更像是藝術表演。」致使,他沒有錢來準備下個系列,直到一個偶然幸運的活動。「時裝周的贊助者之一,Master-Card,決定向西方媒體展現在莫斯科曾發生過的事,」他說道,「所以對方贊助了我們一筆資金。我們找到了一個前蘇聯的教堂,裡面有一個體育館。」在有了這個場地之後,Gosha和一些建築師朋友用木頭堆疊出有如聖壇的樓梯,模特兒們在秀場走動,之後衝刺躍上樓梯,再整齊的坐好。「這就像在教堂看到祭壇上聖人的臉一樣,這就是祭壇的男孩們。」你可以在Youtube上搜尋,拼錯的Rubtchinsky,便可以找到這個影片(影片如下)。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dcT8JrjfyG8

衣服本身有著吸引人的極簡風格,贊助商承擔了所有費用,但是Gosha表示,「我仍然沒有錢去完成一個系列,這也是為甚麼我的系列只做運動衫和運動褲的原因。」但在此時運動風襲捲時裝圈的此時,也證明了他當時的先見之明。

當他的品牌成長的越大,對他來說,在哪展示便成了新的壓力。然而在三年前,他甚至經歷沒辦法再繼續生產他的品牌系列,2010年,川久保玲的Dover Street Market看中了他前三季的系列,可一切的花費和俄羅斯生產鏈、進出口的困難..等種種因素讓Gosha陷入難關。Dover Street Market想要他全新的系列,但Gosha最後必須婉拒。「我做不了這個系列,因為我無法從中獲利,這一切真的非常的困難。」

之後,Gosha用一年的時間專注在攝影上(2012年他出版了攝影集《Transfigurations》),隨後他被川久保玲的丈夫Adrian Joffe邀請去巴黎,他說:「他們告訴我喜歡我的作品,想幫助我生產品牌系列。」Gosha說道。就這樣,在時尚界相當稀有的合作關係從此展開,Gosha在莫斯科完全獨立地設計,而Joffe則在歐洲協助服飾生產,Gosha的「產品部門」位於在Comme des Garcons在巴黎總部,幾乎所有的買手都會在這下訂單。而在2015春夏巴黎男裝周時,Gosha首度在巴黎發表成衣系列,有人詢問可否問他幾個問題,他只匆匆的說:「Hello from Russia!」便快閃離去。

在結束採訪後的幾天,時尚記者Charlie Porter致電給Adrian Joffe,他回應道:「我們喜歡一些日常生活中你看不到的事物,它們能提供獨特的視覺感官。和Gosha的合作,我們雙方沒有簽訂合約,一切就是基於信任的關係,或許商人們看到會說『搞啥阿!?』但這就是我們的工作方式,我每季付給他設計費用,巴黎這邊負責製作並販售,隨著銷售數字增加,所付的設計費也跟著增加。」對於在俄羅斯設計,Gosha非常的堅持,他曾說:「或許可以短暫離開,但他始終都會回到這個啟發他的地方。」(PS. 2015年一月時,Style.com將Gosha Rubchinskiy列為25位影響男裝的設計師之一,與Hedi Slimane、Raf Simons、Rick Owens..等設計師齊名。)

 

文字:Charlie Porter / 攝影師:Bruno Staub

資料來源:2014 S/S《Fantastic Man》#19